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是工作还是换妻?
是工作还是换妻?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12月5日,风和日丽
 
  
 今天有点冷,因为是星期一,公司的事情很多,很忙,累了一天,晚上还要陪老闆去C市陪一个重要客户吃饭,于是我打电话回家给妻,告诉她晚上有可能赶不回来了。C市距离我们所在城市两百多公里,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晚上要陪客户喝酒,酒后是不敢驾车的,很有可能就在C市住一晚。

挂完电话,正在整理晚上要用的文件,老闆走过来说:「小风啊,叫上你老婆一起去吧,万一晚上回不来,她一个人多寂寞啊!你张姐也去,让她们俩作伴好了。」原来刚才老闆听到我打电话,所以专门过来打招呼。我想也对,反正公司出钱,不去白不去,于是再给妻挂了通电话,约好在哪里接她。

一路无话,到了C市,赶到约定的大酒店,客户早已等候多时,于是老闆和我都被罚酒。

一通昏天暗地的酒场攻防战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醉意浓浓、妄语连篇,客户色迷迷的盯着妻看,老闆给张姐使个眼色,张姐识趣的举起酒杯,走到客户面前去劝了一杯酒,客户淫笑着将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上又捏又摸:「美女劝酒,没有不喝的道理。」张姐藉着话题对妻说:「就是,小娟,你看,李总说了,美女劝酒他都要喝,你也来敬李总一杯,今天要让李总喝高兴了,不醉不归。」

妻望了我一眼,我故意不去看她,夹菜去了,妻无奈,只得站起身走到客户身边敬酒。我眼睛余光看到张姐让开了位置,客户也站起身来假装没站稳,整个人扑到妻的怀里,这时张姐的位置恰好挡在我与客户中间,因此我看不到任何细节。

随着妻的一声惊呼,酒水洒了她一身,妻连忙藉口逃到洗手间去了。这时屋里就只剩下我、老闆、张姐和客户了,张姐满脸堆笑的陪着不太高兴的客户,老板悄悄走到我身边,伏在耳边跟我说:「跟你老婆做下工作,今天要陪好李总,不能扫了他的兴。」

我有点不高兴,心里想着:『我为公司卖力,又不是卖老婆。』但嘴里却不敢说,只能郁闷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等了很久,妻终于出来了,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我,我将妻拉到一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说:「这是我们公司很大的一个客户,不能得罪,况且只是陪酒,又不是陪睡,让他吃点豆腐哄高兴了,对我的前途有利,我们马上要买新房,看在房子的份上,就忍了吧!张姐让他吃足了豆腐都还笑得那么灿烂,要学下人家怎么做一个成功人士的妻子。」

妻似乎被我说动了,默不作声的回到包间,我却走到酒店外抽了支烟,其实我的心里比妻更难受,不愿意看到妻被别的男人轻薄……

直到酒宴散了,我都没再进包间一步,告别的时候,李总淫贱的笑声刺破了我的耳膜,刺痛了我的心。

老闆知道我很不爽,于是原定住一晚的计划取消,直接回程,并且这次他亲自开车,也算是对这次应酬的补偿吧!

妻靠在我的身上很快就睡着了,她已经醉了,后来进去不知道被他们灌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被那混蛋客户轻薄到何种程度,我不敢想。

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老闆将车停靠在了路边,推开车门摇摇晃晃的走到后座位置,打开车门对我说:「小风,我实在不行了,你来开吧,你后半场都没参加,我至少比你多喝一倍。」

我无奈的下了车,坐到驾驶的位置,张姐坐在副驾,这样就变成了老闆和妻子在后座,来的时候是我开的车,妻在副驾,老闆和张姐在后座。

我无处发洩心中的暗火,猛踩一脚油门,车骤然间一飙,妻被晃醒了,迷糊不清的转了个身又继续昏睡。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妻靠着右边的车窗,心里稍许安慰,至少没有像刚才靠着我那样靠在老闆身上。

车行没有多久,我便注意到刚才下车时故意放下的后座隔板被抬了起来,老板此时已经整个人挤坐到了中间,侧身贴着妻,将脸埋在妻的秀髮里,贪婪地嗅着,下面的动作后视镜里看不到。我急火攻心,正要发作,却感到胯下一凉,接着被一阵温润包裹,此时我才惊讶地注意到张姐竟然趴在我的裆部,刚才因为太在意妻,竟然被她拉开我的裤炼,掏出我的命根子,含到嘴里才发现。

这时候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鹹五味俱全:妻被客户揩油让我心酸,张姐的口技神乎其神让我爽得甜滋滋,妻正在被老闆欺辱让我苦不堪言,这种平时喜欢在网上看的换妻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辣得我头脑发麻,妻的不反抗甚至于配合让我鹹涩难当……

我打开定速巡航,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抓着张姐的头髮,使劲往下摁,背紧贴靠椅支撑,屁股努力向上挺,眼睛望着后视镜,看到老闆一副猥亵的侧脸正喘着粗气,亢奋的眼睛发着红光,头髮一震一震,我心中五雷轰顶,难道……

扳下后视镜,我终于看到他们的下半身,妻的裤子已经被拉到了膝盖位置,侧卧在车座上,头埋在车窗位置,看不见什么表情,屁股横在座椅中间位置,双腿并得很紧,但却阻挡不了老闆那条粗大邪恶的阳具长驱直入。

老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脱光了下半身,车里开着空调,所以并不会觉得冷,反而这种刺激的游戏让他腰上隐现汗珠。他正努力地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从腰部伸进妻的上衣,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妻胸衣物鼓胀蠕动的凸起,明确地表明了妻的双峰正在被蹂躏。

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倒是老闆嘴里含含糊糊的呢喃着什么,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噢……噢……小娟,爽死我了!刚才老李帮你舔得舒服吧?你不让老李干,现在让我干,我太高兴了!噢……我爱死你了,小娟,啊……啊……」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刚才妻不单被那天杀的客户揩了油,连最私密的部位都被欣赏、品嚐过了!

我感到全身无力,恰在此时,下体传来一阵酥麻,张姐的舌头在我的龟头转了几圈,然后深深的埋进她的喉咙。后腰也传来酸麻感,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右手顺着张姐的后裤腰伸进去。

她没有解开裤腰带,虽然有点紧,但我还是蛮横的直捣黄龙,食指扣在她的肛门上,中指抠进了她的阴户,张姐含着我命根的嘴叫不出声,只能在喉底发出「呜……呜……」的哀鸣,她的私处早已经一片汪洋。

湿滑的感觉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望着后视镜里随着窗外车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正在被老闆抽插着的妻的白皙屁股,将满含屈辱与愤怒的精液疯狂地射进了张姐的喉头,呛得张姐想抬头透气,却被我的左手死死地按住不能动弹,这个时候,我连方向盘都懒得抓了。

与此同时,老闆也到了最后时刻,他掀起妻的上衣,埋下头在妻的乳房上肆虐,以我的位置看不到他是否含住了妻的蓓蕾,但从他口齿不清的呓语里我知道他肯定含着什么,但愿不要是妻的舌头,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妻一声如歌如泣的呻吟打消了我的顾虑,是啊,只要妻不配合,他想以这个姿势吻到妻的嘴唇是不可能的。

老闆粗重的呻吟响起:「噢啊……吼……」随着这一声响起的还有妻的一声长吟:「啊……呜呜……」我想老闆是射精了,妻每次在我射精的时候都会说:「啊……好烫啊,好舒服……」但这次没有,她不敢说,但我知道她一定很爽。

老闆滚烫的精液射进她子宫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比我的让她感觉更强烈?不敢再往下想,我专心的开起车来。车厢内恢复了平静,张姐抽出车头的纸巾擦乾净嘴后靠在椅背上假寐,后座「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过后就再也没有其它任何声响,只有「呜呜」的风声在车厢四周迴荡,似在哭诉着什么。

一夜无话,我与妻当晚分房而睡。

第二天,老闆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C市的那单合同已经确定,并讚扬了我昨天的表现,因为此次合同数额的巨大,我直接升任部门经理,并奖励了我一台宝马320i。

走到公司大楼停车场,看着刚刚属于自己的那辆宝马车,车头「BMW」字样刺痛了我的眼睛,是啊,「别摸我」!为了你,妻子让别人摸了个够、亲了个够、操了个够,这道阴影在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夫妻生活上到底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还能感觉到幸福吗?这笔交易值吗?我的心里涌现出了无数的问号……

12月12日,阳光明媚

又是一个星期一,公司里的事还是那么多,公司里的人还是那么忙碌。上周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平静,在这七天里,妻一直没有让我碰过她,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自己默许了老闆的侵犯,却要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如果说客户的猥亵是因为我的劝说给了她压力,那老闆真枪实弹的侵犯,则完全是因为妻的默许,或许她会怨我为什么没有阻止,是我的沉默给了她无声的压力。我并不知道当时她看到张姐为我口交没,也许当时我拒绝了张姐,她也会拒绝老闆,是因为赌气吗?谁说得清呢!女人心,海底针,没有哪个东方的传统女性会承认自己想被别人操,太多的因素让她们找各种藉口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因为酒,因为你,因为他」,就是没有「因为我」。

昨天我去了趟老闆家,週五晚上老闆就约了我们两口子到他家去吃饭,妻拒绝了;週六晚又约,再次被妻拒绝。昨天晚上老闆第三次盛情邀请,我很清楚老板的心思,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扫老闆的面子,在劝妻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身一人赴约。

这其实是我喜闻乐见的情形,妻的拒绝让我心里很舒服,同时也很落寞,活得最累的就是那些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还要戴着假面具的人,心里不愿意让妻去赴约,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劝说她:「去吧,人家都邀请三次了,跟领导关系总要维繫的。」听到妻的拒绝,心里高兴,表情失望:「你不去我得去,不然以后在公司难混啊,你早点休息吧!」

妻一言不发,似乎是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她心爱的连续剧《武则天秘史》,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我摇摇头,拿上车钥匙,下了楼,开着那辆崭新的「BMW」往老闆家方向疾驰。

晚宴开始很平淡,似乎因为妻的失约令他们有些失望。几杯酒水下肚后,老板开始侃侃而谈,从国外见闻到他们夫妻参加的一些私人会所游戏,其中的开放及淫靡程度听得我膛目结舌。

我与老闆关係一直不错,却是第一次听他讲这些很隐私的事情,以前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外,彼此生活中的事情只是泛泛而谈,从未涉及如此私密的东西。我有点受宠若惊,心想人与人就是如此,通过超越界限的亲密接触,挡在关係临界点的那道屏障会很轻易被撕破,上周发生的事便是撕破我与老闆之间那道屏障的利刃,进入了一个更深层次的交往。

我并不是没有接触过这些隐秘的夫妻游戏,但接触的渠道仅限于网路上那些五花八门的网站,从文字及图片上略窥一二而已。但亲耳听当事人讲述那些真实的经历,参与其中的老闆夫人也在旁边打趣、调笑,顺带补充几句,却是另外一种感受,那种兴奋、激动,很难用语言形容,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憋得满脸通红,根本不敢去看老闆和张姐的眼睛。

「好了,别再讲那些风流史了,小风还年轻,没经历过这些,你把人家吓到了。」张姐似乎感觉到我的不自在,打断了老闆的话。

「就因为他们还年轻,才要言传身教。小风是自己人,怕什么?不好好引导他们找到人生的真正乐趣,枉过此生。」老闆喝了口酒,继续说道:「今天不知明天事,意外中断的人生太多,能活着并享受生命带来的愉悦,那就是最大的幸福,小风上周的表现很好,是个可造之材。」

从上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们四个人之间从未再提起过,第一次摆到檯面上来说这事,使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老闆和张姐都没再说话,我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于是安静得只能听见挂在墙上时钟秒针跳动的「嗒嗒」声。

过了不知多久,老闆的声音再次响起:「小风啊,今晚留下来跟你张姐和我玩3P怎么样?」正在我错愕时,张姐补充道:「小风,不是姐说你,小娟一时接受不了,可以慢慢引导,你一个大男人,还这么扭扭捏捏的,换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囧在当场,一切都那么的真实,这些平时浏览夫妻网站时脑海里的想像,难道真的就这么简单的来到自己身边了?这就像叶公好龙的典故,当真正的龙出现在面前时,我反而不知所措,难以接受。

这是在下套吗?老闆在妻身上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为什么还要下这个套?他是想要长期佔有妻,让妻成为他的玩物,直到玩厌了为止?……我的脑海里瞬间转过无数个念头,心情複杂之至。

「小风,我们只在私人会所里玩过这种游戏,外面还从没试过,更别说在自己家里,你跟我这么久了,我今天是真把你当自己人,其他人我还信不过呢!」老闆见我半天不说话,以为我是因为不好意思而紧张,于是刻意用言语进一步拉近关係。

我知道如果今天晚上留下来跟老闆夫妻同乐,那么老闆也会在未来的某天与我和妻同乐,妻能接受吗?我能接受吗?我还没做好思想準备,妻更是连準备都不愿意接受的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老闆家的门,精神恍惚的我连车也没有开,直接打的回到了家,晚上强硬的与妻发生了关係,用的正是那晚在车上老闆干妻时的姿势。在慾火燃烧的熊熊炽焰中,老闆那张被情慾扭曲的猥琐笑脸与张姐那张风情中带着淫蕩的媚脸交替出现,火光中似乎隐隐呈现出老闆与我一前一后尽情在张姐嘴里、胯间惬意驰骋的身影……

镜头模糊辗转,中间被玩弄的对像忽然间变成了妻,我依稀间彷彿听到了老板那满足的淫笑声,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娟啊,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与老闆夫妇3P吗?但为了保护你,我拒绝了他们。你是我的挚爱,一次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了,再次将你出卖我能承受得起吗?我不能!我永远不会再让你被其他男人玩弄了!』我在心里吶喊着。

而与此同时,饱含爱意的「蝌蚪」们欢快地顺着喷薄而出的白色浆液,努力游向妻的子宫深处,寻找着圆形的爱巢,争先恐后,殊不知一个星期之前,带着另外基因的一群匪类曾经来过,游览了这块宝地,并在此留下了「到此一游」的印记,这块烙印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和妻的心里。

妻望着筋疲力尽的我讥讽道:「怎么,张姐没能满足你吗?」

我心里一阵凄苦,为了妻,我落了老闆夫妇的面子,我知道,这样的邀请被拒绝是很让人恼火的事情,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接受的,明天迎接我的或许就是冷遇,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被迫辞职了。妻不但不理解我现在的心情,还出言讽刺,这让我难以忍受,于是反唇相讥:「是啊,哪像你,一个王总就让你满足得一个星期不让我碰!」

这一天触及了太多的禁忌,一周以来保持的默契被无情地撕裂,我与妻终于将那天的话题从阴暗的角落里拖了出来,彼此攻击着对方。

妻无言以对,两行屈辱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一声不吭的抱着枕头跑进了客房,「砰」的一声狠狠的甩门声传进我的耳膜。我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很过份,但更让我着恼的是妻的讥讽伤透了我的心,虽然她并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今天我的心情跟明媚的阳光正好相反,阴云密布,我不知道到公司后会怎么样,昨天晚上刻意没有开车回家,那辆饱含屈辱的「BMW」停在老闆别墅的车库,我也没想着今天能再拿回来,说不定过两天就要我辞职了。

结果却让我意外,老闆像往常一样安排着我的各项工作,似乎昨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开始有些怀疑昨晚我是否真的去了老闆家,是否真的发生了那些平时只在意淫中出现的事,难道昨晚我没有拒绝他们?我没有喝到不省人事啊?对,「BMW」就是明证,昨晚的事都是真实的,那为什么今天并不像我想像中的那样,还是一切如常?

下班的时候,电梯口正好与老闆遇到,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小风,坐我的车吧,你昨晚怎么忘记开车了?正好去我那里把车开回去。」老闆夫妇真的如他们所说,只是寻找一种人生的极乐吗?或许是吧!像他们这样的世界观根本不是我们这种人所能了解的,那种豁达的心境本身就需要一种很高的境界作为支撑,我的所思所想显得多么的狭隘,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我被洗脑了吗?会有这样的想法让我大吃一惊,我正在蜕变,这让我的内心隐隐涌现出一丝不安。

12月15日,晴空万里

这週一直很平静,老闆去了外地出差,妻回了娘家住,我不知道她是因为真的生气了还是继续跟我赌气,管她呢,以前每次跟我吵架都会分房睡,吵得凶了就回娘家,过不了几天又会乖乖的回来,都习以为常了。

老闆走的这两天,张姐有给我打过电话,约我出去喝茶聊天,因为每週前几天公司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加上我的心情还没回复平静,于是很自然的就拒绝了她。明天就週末了,今天下了班实在无聊,我给张姐打了个电话,约她在家附近的茶楼见面,张姐很爽快的答应了。

订了茶楼最好的位置,我因为近,所以先到,坐在雅座上悠闲的喝着茶,望着窗外的街景出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心里烦躁不安。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张姐如约而至,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女人三分长相,
分打扮,说得一点也没错。张姐其实算是个美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像只有二十出头,只有脖子上几道并不明显的褶皱隐约让人能猜度她的真实年龄,女人很注重脸部的保养,所以从女人的脸上很难看出岁月的痕迹。

张姐坐在我的对面位置,刚坐下来,把Chanel包包放在腿边,就急不可耐的对我说:「小风,约你还真难,今天怎么想起主动约我了?」

我腼腆的笑了一下:「张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週一到週三都很忙,我刚升任部门主管,总要事必躬亲,不然如何在团队建立威信?」

「难怪我家那口子总说你办事、他放心,连你张姐的面子都不给,能不放心吗?」张姐媚笑着喝了一口服务员刚给她拿过来的拿铁,她不喜欢喝茶,所以要了一杯咖啡。

「对了,我这有两张朋友昨天给的舞厅门票,我正愁没人陪我去呢!晚上你没重要事情就陪我去,好不?」张姐放下杯子,用期待的眼光望着我说。

我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反正晚上一个人回到空蕩蕩的家更无聊,不如找点事情做,况且我对于跟张姐的单独约会还是很期待的。

男人的本性好色,妻在身边时心无旁骛,因为我深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好色的本性只在虚无缥缈的网路上发洩,现实中连张姐这样风韵十足的美丽少妇也视若无睹。但是自从那次「BMW」事件之后,我似乎有所改变,在心爱的妻被客户猥亵、老闆侵犯之后,心中的信念开始动摇,埋在心底最深处的那股原始的欲望开始生根发芽,在上週日晚与老闆夫妇晚宴之后被彻底撩拨了起来。

现实中的女神被彻底摧毁之后,神圣的光环已不复存在,邪恶的淫慾慢慢滋长,侵蚀着我的心灵。我感觉到自己有点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既然不能守护住天使,何不彻底屈服于恶魔。这便是我心境的真实写照,或许在老闆夫妇眼里,我的思想才是恶魔,是挡在通向极乐世界的可怕恶魔,谁又解释得清呢?

我结了帐,跟张姐一起下了茶楼,走到我家所在小区的停车场,开着那辆每次看到就会让我心悸的宝马320i,向张姐指定的区域疾驰。张姐今天没有开车来,她坐在副驾,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我感觉到了那种暧昧的气息,脑海中闪现那晚行车时的情形,心跳加速,脸上有点剌剌的,我想我的脸已经红到耳根了吧!

人这种生物之所以高级,是因为有自我意识,有思想、有信念。当心有牵挂时,旁的事物都会被忽略,上次事件中,妻在后座被侵犯,愤怒、畏惧、无奈,负面的情绪控制了我的大脑,使我失去了思考能力。信念被摧毁的瞬间,人是没
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